Home
Sitemap
Contact
登录
首页 / 我们的生活 / 我们的活动

带你领略生物狂热分子眼中的八一校园(The view from a Biological Zealots)

——国际部史浩辰同学的生物传奇

2018年01月10日 12:21  作者:生物传奇社团  拍摄:史浩辰  点击:1499

Here in International Department, we encourage students pursue their interests with their passion. Jerry S is one of the representatives who has been dedicating his effort to explore the biology world with his consistent passion. Here is a view of Bayi Campus from his unique viewpoint.

编者按:

小时候,惊蛰响雷之后见证小螳螂破卵而出

长大后,花草鱼虫在显微镜下铺开微观世界

为了记录蚊子“作案”过程,贡献出自己的血液

为了解开蚊子雨中飞翔的奥秘,走进了科研世界

家中散养小蛇,因螳螂拒绝涂药,科普箭毒蛙毒性来源

国际部ID Talk演讲,TEDX知识分享,自然传奇社团

直到在所有的大学申请中写下“生物专业”……

这是一位生物狂热分子的执着追求

这更是一位未来生物学家的不懈努力

他是八一学校国际部的史浩辰同学,他是我们学科挚爱人物的典型代表,在这片开放、包容与多元的土壤里,我们静待未来科学家的诞生。以下内容转自“自然传奇生物社”微信公众平台,带您一起领略一位生物狂热分子眼中的八一校园。



首先向生态学校绿旗致敬!


八一学校地处北京市西北海淀区,环境优美,具有较好的生态。为很多种小型动物提供了栖息地。每年从四月开始昆虫数量增多,到十一月逐渐减少。由于植物的生长周期不同,在一年的各个时间段内会出现多种昆虫,其中一些在城市中非常罕见。每年四月开始,校内的桃树以及紫叶李树迎来花期。较早的一波昆虫几乎同时出现。即使是在夜晚仍然只有几摄氏度的情况下,他们依然趁着白天的温暖阳光抓紧时间开始了一年活动。

蜂类和蚁类开始活动最早,甚至在很多植物还没有开始发芽时,我们就已经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了。

许多膜翅目昆虫在早春的中午会开始活动


五月份很多昆虫就开始活动了。比如以成虫越冬的瓢虫,开始在植物嫩芽的蚜虫群内产卵繁殖

七星瓢虫以蚜虫喂为食


越冬的虫卵也开始孵化。不同的昆虫会将卵产在不同的地点,蝽类很喜欢植物叶子的背面,他们会将卵产在一起。刚孵化的若虫会在卵壳周围停留一段时间后离开,开始独立生存。

俗称“臭大姐”的蝽若虫孵化


很多缝隙里生存的蜘蛛在躲避了一个冬天后,纷纷出来通过阳光暖和身子。只要有危险来临,他们会立刻躲回石缝,等却认危险离开后他们才会继续出来。这些不结网的蜘蛛速度通常都很快,通过震动感受猎物的存在。他们的关节可以横向移动,非常适应在垂直表面上移动。

猎人蛛行动及其敏捷


等到五月末,那些生长迅速的昆虫们的第二代已经成年,在大约一周的蛹期后,瓢虫开始羽化。在羽化后数个小时内,他们的鞘翅就可以变得坚硬来保护柔软的腹部。

瓢虫的羽化


随着气温的回升,越来越多的生物开始了生命活动。教学楼里的灯在夜晚会吸引趋光的昆虫围绕飞行。草蛉是一种非常美丽的昆虫。薄入轻纱的翅膀配上翠绿的身体,显得柔软而美丽。

草蛉清理触须


同时被吸引来的还有一些小型脊椎动物。壁虎在昏暗的灯光下捕猎,寻找飞落的蛾或者蟑螂。壁虎身材苗条却不失凶猛,是微观世界里的一流猎手。

笔者自养的无蹼壁虎捕食樱桃蟑螂


初夏的到来意味着一年两代的昆虫已经进入了即将成年的阶段。斑衣蜡蝉的末龄若虫体色转变为鲜红,在椿树和葡萄上显得非常显眼。

斑衣蜡蝉的末龄若虫体色由黑变红


校园中最多的冬青植物开花系引来无数的昆虫吸食花蜜。食蚜蝇类昆虫借着一身蜜蜂一样的外表,混在花丛里大胆的觅食而不用担心被吃掉。

食蚜蝇清理后腿

外表与蜂类相似


盛夏七月,暑假前。昆虫都进入了全盛时期。细小的蝽类在叶尖寻找猎物,希望能够吸上一口昆虫汁液。

细小的的蝽会偶尔吸食昆虫尸体


螳螂是在城市中少见的昆虫,此时此刻他们也静静的在植物中等待。随着成长跟换自己的外骨骼。

图为中华大刀螳蜕皮


而真正到了秋天,昆虫们又逐渐开始销声匿迹。只剩下咬过的叶片和一些幸运的长寿者。凶猛的捕食性昆虫和我们所谓的害虫往往更加长寿,秋天的蚊非常凶猛,他们随时准备着吸取大量蛋白质来为下一代提供帮助。雌性的螳螂更加长寿,若不是低温和霜冻,他们足以活到来年的一月。

淡色库蚊喜欢在夜间出现吸食血液

白纹伊蚊是俗称的花蚊子,白天吸血,非常凶猛


某些鳞翅母的幼虫非常耐寒,在深秋时节依然可以看到它们咀嚼植物。这些幼虫一般以蛹的形式过冬。为了防止鸟类和其他捕食者攻击自己,这些幼虫的体表往往长有鲜艳的刚毛。这会刺激捕食者的口腔黏膜是他们感到非常难受。

蛾类幼虫体表具有绒毛和鲜艳的警戒色


蛛形纲也是昆虫中寿命较长的种类,很多种类的寿命可以达到十年以上。北京地区的园蛛寿命相对较短,他们会以卵和成体的形式过冬。园蛛类非常常见,在路灯或者人造景观上都可以见到他们的网。不同于另一种北京地区常见的蜘蛛络新妇,他们更喜欢躲藏在自己织网的植物叶片下等待昆虫。

北京地区相对少见的一种园蛛,颜色非常绚丽


黄蛱蝶是非常常见的蝴蝶,在秋季的两个月中,几乎在任何蜜源植物上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。这种蝴蝶翅膀外侧的颜色与纹理和枯叶非常相似,经常会被误认为是枯叶蛱蝶。他们不同于其他蝴蝶,会以蝴蝶的形态过冬。我们甚至能在二月份气温仍然在零下的阳光充足的午后见到他们。

黄蛱蝶吸食花蜜

早春出现的黄蛱蝶经历冬季后,能量几乎消耗殆尽,需要阳光温暖身体才能起飞。


膜翅目中很大一部分为寄生蜂,他们会在各种不同的昆虫身上产下自己的卵。幼虫孵化后会以寄主的身体组织为食,并且很多种类会分泌化学物质操控寄主的行为。青蜂以其他蜂类的幼虫为食,这种颜色绚丽的昆虫会找到其它蜂类的巢穴并且产下自己的卵。

上海青蜂颜色非常绚丽,被喻为“飞行的蓝宝石”


刺蛾有许多种类,但他们的幼虫体表具有凸起和毒刺。受到蛰刺后皮肤会红肿疼痛。在某些地区俗称“洋辣子”。 刺蛾幼虫可危害多种植物,北京地区广泛分布。

刺蛾幼虫身体具有极其醒目的警戒色和尖锐的毒刺。


瓢虫类体型较小,在越冬后开始活动。较小的身体可以节省更多能量,部分瓢虫为捕食性昆虫,以小型昆虫为食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小型植物害虫的数量。

图为瓢虫交配


任何一处石缝或者土洞都有可能成为蜘蛛的藏身之处。人造景观也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栖息地,甚至在家中都很容易发现蜘蛛存在的痕迹。

家蛛类非常常见,是室内出现较多的蜘蛛种类


叶甲的甲壳非常靓丽,往往具有金属光泽。甲虫的颜色一般是由尿素构成。叶甲由于颜色美丽的外壳通常会被认为是金龟子,也是昆虫艺术品和标本中较为常见的组成。

藦萝肖叶甲的甲壳显现出非常美丽的金属蓝色

中华大刀螳捕食雄性中华剑角蝗


以上照片均取材于北京市八一学校内,全部为自然情况下拍摄。八一学校是有名的生态学校,但由于几年内增加过多的人造景观占用了原始栖息地,许多曾经存在的生物正在减少或已经消失。我们希望传达出这样的信息:生态系统其实非常脆弱,校园生态就是地球生态的一个缩影,我们希望更多人关注到我们身边的许多美丽的生灵,也许在你的脚下就是校园里最后一只螳螂。



分享